既然在林家呆不住了,那就写信给京城的荣国府,他们跟荣国府那边的仆人沾亲带故,一定要把新夫人发卖贾家仆人的事情,告知贾老夫人。

这些人还不知道那部分被重罚的人到底对林家做了多么恶毒的事情。

他们先给金陵贾家老宅那边送信,这边的仆人得到了消息,快马加鞭地送往京城。

林管家夫妻二人还没到京城,反倒是这些人送出去的信件到了京城荣国府。

贾家的仆人一向嘴很宽,这封信一到荣国府,顿时传得沸沸扬扬。

原本那些因为林黛玉打赏,经常吹捧林黛玉的人,此时看向林黛玉的眼神,又是同情,又是愤怒。

林黛玉一开始还不清楚,觉得莫名其妙,“紫鹃,你去外面打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紫鹃自从林妹妹手里有了银子之后,打赏的钱多,就连她这个丫鬟在外人面前也多了几分体面。

最近几天,老是被针对。

不仅有厨房的人,还有其他院子里的下人。

紫鹃也不明所以,但平时跟林妹妹一样,紫鹃也懒得打理这些两面三刀的人,故而现在也不知道什么原因。

现在小姐问起来了,紫鹃点头,“是,姑娘。”

大眼睛卧蚕美女清新治愈系温暖图片

紫鹃从当着林黛玉的面拿了二两银子,然后出去打探。银子花到位了,自然打听到想要的消息。

紫鹃吓了一跳,急匆匆地赶回来。

“姑娘,不好了,不好了。”紫鹃人还没进来,就在外面大喊,怪不得那些下人看向姑娘的眼神又同情,也有不满。

林黛玉皱眉,有点不喜,就算有不好的事情,就不能进屋说吗?

王婆子是林黛玉的奶娘,最了解自家姑娘,平时不爱说话,不代表她能看得惯紫鹃的不妥,“姑娘好着呢,你这丫头在外面乱说什么呢!”

紫鹃这才意识到行为不妥,连忙请罪,“姑娘息怒,奴婢查到原因了,一时紧张害怕,担心姑娘,所以才会口不择言,还请姑娘恕罪。”

林黛玉不想跟紫鹃浪费时间,“快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我的姑娘啊,我可怜的姑娘啊,那孙氏果然不是个好的。”紫鹃义愤填膺,气急败坏,“那孙氏进门没多久,夫人当年的那些老仆人大多被治罪打发了!有人写信,特地送到金陵老宅,然后又送到京城荣国府。那些仆人跟我们府里的仆人,盘根错节,沾亲带故。因此,难免怠慢姑娘。那些仆人的事情先不说,可小姐以后怎么回林家啊?”

王婆子听到这话,虽然觉得紫鹃担心林妹妹,但说话偏颇,“紫鹃,事情还没查明白之前,你可不能乱说。姑娘是林家嫡亲的大姑娘,怎么就回不去林家呢?”

林黛玉眉头紧皱,对于孙氏打发母亲留下来的那些老人,她虽然不解,但也不生气。

毕竟一朝天子还一朝臣呢,更别说那些被养得胃口很大的仆人。她记得娘亲还在的时候,那些仆人有时候就在她面前托大,以为她年纪小,不懂事。

其实她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