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舒其实很想知道谢夫人到底怎么想的,不觉得压抑么?但是此刻安慰她最重要。

apldo妈,我6岁的时候,因为学习不好,一听到上课铃声,我就想上厕所,然后吧,胆子小,那时候老师会打手,我就不敢报告老师想上厕所,就自己憋着。

那年也是冬天,下着雪,我尿了一裤子,下雪同学们都回家,只有我还在学校教室里,我尿裤子太丢人,不敢回家,就在教室呆着,呆了一夜,我爸妈找了我一夜,我妈当时也是和你想的一样,怕我出事,就连警察也没找到。

妈,西子大了,她有自己的想法,可能是因为考试没考好,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躲起来了。或者出去聚会,恰好手机没电,或许一夜后她自己就回来了呢。aprdo云舒宽慰谢夫人。

谢夫人用力捏云舒的手腕:apldo你当时是怎么被找到的?aprdo

云舒手腕儿很疼,apldo我自己暖裤子,暖了一夜,第二天一早,自己跑回去的。aprdo

谢夫人忙慌追问:apldo西子,会回来么?aprdo

云舒听到这语气,知道谢夫人明显是缓和了很多,她肯定道:apldo会。aprdo

谢夫人还是担心,指尖都发白,她也想出去,但她不会开车。

谢夫人的自责和后悔落在云舒眼中,她试探问:apldo妈,你是也想出去找么?aprdo

谢夫人点点头,apldo小舒,妈心静不下来。aprdo

apldo可是妈,你这个状态出去怕是不安。aprdo

清新性感诱惑

apldo没什么安不安的,小舒,妈心里难受。aprdo谢夫人第一次在云舒面前露出她的脆弱,她的不安。

apldo可是,爷爷一个人在家。aprdo云舒也有些纠结,若是途中婆婆出事,那不是火上浇油嘛。到时候谢闵行不仅要找妹妹还担心母亲的安慰,云舒不想给谢闵行找麻烦,她想为谢闵行解决麻烦。

谢夫人没有第一时间出门就是因为家中有个上年纪的老人要照顾,但是谁也比不过自己的骨肉至亲:apldo爸那里有管家可以照顾,小舒,你会开车么?aprdo

云舒点头,爷爷那里确实很多人照顾,家中佣人如此多,apldo妈,我会。但是我们出门,我要和闵行说一声,他该担心了。aprdo

apldo我们路上说好不好?aprdo

apldo好吧。妈,我们先说好,路上你不能下车。aprdo说到这里,云舒去衣帽间拿了两件厚外套,拿着车钥匙,带着谢夫人出门,谢爷爷看到后:apldo你们要去哪儿?aprdo

apldo爷爷,我们要去找西子。aprdo云舒止住脚步。

apldo胡闹,西子还没有找到,你们在出事怎么办。给我回去。aprdo谢爷爷生气了,一个个的都不是省心的主,安安生生在家等消息不好么。

谢夫人红着眼睛上前:apldo爸,西子不见了,我这个当妈的此刻在屋子里坐着我怎么放心的下,爸,我想出去找西子。aprdo

谢爷爷不看她们,意思很明显:没有商量的余地。

谢夫人哭着祈求:apldo爸。aprdo

谢爷爷丝文不动。

云舒眼珠看来看去,下一刻云舒睁眼说瞎话:apldo妈,爷爷不说话,这是默认了,他眼睛都不看我们,说明他要做个睁眼瞎,啥也瞧不见。我们快走。谢谢爷爷,我们会把西子找回来的。aprdo

谢爷爷这次转头:apldo小舒,你和你妈在家里好好呆着。aprdo

apldo我不呆,我爸我妈都出去找西子了,我和妈还在家里呆着像什么?爷爷你就放心吧。aprdo说完,云舒拉着谢夫人的手走出客厅,不听身后谢爷爷的声音。

外边风刮得刺骨寒冷,谢夫人红肿的眼睛开始火辣的疼,再疼也抵不上心中浓郁的忧色。apldo西子你冷不冷。还不赶紧回来。apr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