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卿身在药池之中,露出一个脑袋,看向秦尘。

“最开始的过程,比较轻松,到后来会越来越痛苦。”

秦尘认真道:“不过我想,应该能够承受住。”

“嗯!”

“现在,帝体释放。”

秦尘一语落下,叶子卿身体内,道道力量释放开来。

九瓣莲花,围绕在叶子卿身体四周。

那颗散发着黑色气息的蛊丹,在此刻也是出现。

药池,沸腾起来。

秦尘此刻,也是大汗淋漓。

很热!

可是不这样,逼不出叶子卿体内的蛊丹。

妩媚得体清纯美女楚楚动人图片

一位天人对一位归一境施展的蛊丹之术,寻常手段,也解不开。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之间,叶子卿脸色变得越来越红,身体也是在此刻发烫。

逐渐的,叶子卿有些失去意识的感觉,嘴中呢喃不断。

看到这一幕,秦尘靠近,手指轻轻点在叶子卿眉心。

一丝丝冰凰神魂之力,注入到叶子卿体内。

冰凰神魂,乃是冰凰一脉所出。

他母亲便是冰凰一脉的神帝级别人物。

而他自出生起,便是诞生龙凤双魂。

龙具有炎。

凤具有寒。

此刻,风魂之力,刚好可以给叶子卿减少一些灼热感。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逐渐的,叶子卿身体温度越来越高。

而那蛊丹,在此刻也是开始摇晃起来。

蛊丹,此刻要逃离叶子卿身体。

可是,却是舍不得逃离,陷入两难之地。

秦尘看到这一幕,眼神微动。

而与此同时,天外大陆,一片荒凉的山脉之地。

一道身着黑袍的身影,盘坐在山巅。

“该死!”

黑袍身影低骂一声:“老夫花费无数心血,挖掘三大天骄,培养蛊丹,以求到达王者之境,却完了……”

黑袍帽子下,露出一张颇显阴霾的脸。

天外仙,丹仙吴子仓!

吴子仓原本身在天外仙内,可是看到秦尘,看到叶子卿出现,他知道,自己的事情败露了。

但是,吴子仓没想到,秦尘居然知道是他!

秦尘怎么知道的?

这件事情,他做的极为隐秘。

连叶子卿都不知道他是谁。

可是秦尘居然,猜出来了。

没错,秦尘肯定就是猜的!

这家伙,对他了如指掌!

现在,有人在破除他的蛊丹了。

十几年心血,在此刻,要化为乌有?

吴子仓不甘心。

“想破除我的蛊丹,那们一起死吧!”吴子仓低喝一声。

手中突然出现一只虫豸。

虫豸细小如蚂蚁一般,在吴子仓手中,挣扎着。

砰地一声。

吴子仓捏碎那虫豸,发出一声低沉的炸裂声。

“叶子卿死,也要死……”

这一刻,天外仙,元皇宫内。

秦尘此刻,利用冰凰神魂,压制着叶子卿体内的炎热爆发。

可是突然,那逐渐被剥离开的蛊丹,在此刻,突然流出一道黑血。

仔细看去,那并不是血。

而是黑色的虫豸。

一只只虫豸,发疯一般,冲了出来,混合在药池之中。

这一瞬间,叶子卿脸色难看,嘴中发出痛苦的呼喊声。

秦尘目光一寒。

有人动了手脚!

除了吴子仓,还能是谁!

“该死!”

低骂一声,秦尘手掌抓出。

几只虫豸被抓死。

可是,虫豸太多了!

秦尘根本不可能控制住。

此刻,蛊丹开始裂开,化作道道黑流,蔓延到叶子卿身体内。

之前,秦尘将叶子卿体内的蛊丹,聚集到一起,化作这样一颗黑色丹药。

但是现在,这蛊丹,却是受到鼓动,再次破开!

可恶!

叶子卿身体表面,出现道道黑纹,若隐若现,此刻更是痛苦不已。

秦尘心中恼怒。

“没办法了……”

一语落下,秦尘拉住叶子卿手掌,轻轻揽入怀中。

叶子卿衣衫逐渐消散。

在此刻恢复一些理智,看向秦尘,神态窘迫。

“蛊丹被引开,接下来,将蛊丹从身上,传递到我身上。”秦尘开口道,双手却是没停着。

叶子卿断断续续道:“不……不可……蛊丹入体内,怎么……”

“没事,我能扛得住,日后再找办法,消除蛊丹!”

“可是……怎么传递?蛊丹已经深入我体内了!”

秦尘笑了笑,道:“那我就更深入!”

一语落下,秦尘轻轻覆上叶子卿嘴唇。

丹炉内,温度似乎再高几分。

逐渐,两道身影,交替在一起。

叶子卿初经人事,可是秦尘却是早就老道,上起路来,倒是很快。

丹炉内的药水,在此刻翻滚着。

不止是沸腾的翻滚,更是有一些旖旎的翻滚……

一夜时间,说快不快,说慢不慢。

丹炉内,药水恢复温和。

两道身影,在水池内紧紧相依,不着衣物。

这一刻,叶子卿略带着昏沉的感觉。

秦尘却是双目精光闪烁。

徐徐之间,一道冰凰神魂,出现在秦尘身前。

而此刻,在那冰凰神魂内,叼着一颗蛊丹。

成功了!

秦尘此刻,松了口气。

“醒了吗?”

秦尘此刻看向另一边,叶子卿双眼微眯。

“嗯……”

叶子卿点了点头,腼腆不已。

“带出去!”

秦尘一语落下,抓住叶子卿莲藕一般的手臂,两道身影,破鼎而出。

哗啦啦的水流溅开。

叶子卿此刻,惊呼一声。

“害羞什么?”

秦尘哈哈一笑道:“不是早就想投怀送抱?”

“才……才没有……”

叶子卿脸红道:“我先穿衣服……”

“急什么?”

秦尘却是笑道:“体内的蛊丹,还没完全消除,别急,我再帮清除几次!”

“啊?还来?”

叶子卿顿时急忙挣脱秦尘手臂,道:“我不行了!”

“也对!”

秦尘点头道:“是该好好休息了,既然如此……”

一语落下,秦尘消失在房间内。

此刻,元皇宫外,谷新月盘子整座,静静守护。

突然,宫门打开,一只手直接抓住谷新月,拉入宫门内。

“啊……”

谷新月惊叫一声,看到是秦尘,方才嗔怒道:“干嘛?吓我一跳!”

“没事没事,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一直想试试,没机会,现在刚好!”

“什么?”

“就是这个啊!”

秦尘说着,将谷新月拉入内殿。

同时间,元皇宫,另一处寝殿之中。

九婴九颗脑袋,此刻竖的直直的……

“秦爷……真会玩!”

一语落下,九婴艳羡不已。

“什么时候,我能坐拥饕餮,右抱饕餮……”

呢喃之间,九婴沉沉睡去。

元皇宫,主宫寝殿内,注定不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