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西观察使兼镇海节度使周宝,犹豫不决,不敢动员浙西兵将。

汤章威已经兵分三路,率领七万大军兵分三路直扑潤州、常州、蘇州、杭州、湖州和睦洲。

汤章威亲领三万大军,直扑潤州,白存孝率军两万直指常州,韦由基领兵两万取蘇州。

周宝招募精兵,命大将丁从实督兵抵抗白存孝。

周宝自己亲自带兵于潤州与汤章威决战,周宝大将张郁随从。

刘浩、刁頵与度支催勘使、太子左庶子薛朗等人守蘇州。

镇海节度使周宝的属官崔绾、陆锷、田倍分别镇守杭州、湖州和睦洲。崔绾对杭州刺史董昌说:“守护杭州,唯有足下,”

董昌聚集杭州各县乡兵,组建八都兵,并以骁将钱镠为石镜都副将。

钱镠此人原来是私盐贩子,却熟读兵法,每日必舞剑,其生性多诈。黄巢进犯浙西时,曾经在他手下吃过一个大亏。

杭州城内,一片安宁,百姓安居乐业,似乎无兵甲之事。

汤章威亲领三万大军,其中有一万骑兵,两万步兵。

汤章威派兵与周宝靡战两日,周宝所部三万人战死了将近一半。

雨天女孩花墙当背景小清新写真

周宝大将张郁喜欢饮酒,周宝恐怕他的喝得烂醉,影响战事,就斥责了他。没想到张郁大怒,引兵进攻周宝。

汤章威立刻派兵助战,一万骑兵和两万步兵一齐出动,俘获了周宝,次日潤州城投降。

白存孝与周宝大将丁从实在常州交战,当得知潤州城破之后,丁从实的部下都没有了战意,加上汤章威亲率一万骑兵协助进攻。

于是,丁从实所部士兵大惊,不久就溃败,丁从实死于乱兵之中。

刘浩、刁頵与薛朗等人眼看蘇州孤城一座,不愿意陪葬,就率兵投降了韦由基。

这时,从淮南过来的民兵和韦庄派过来官吏,赶着大车源源不断的来到了浙西三州。

那些拿着砍刀的淮南民兵,让浙西人侧目,但是很快他们发觉这些人说话和善,而且经常抓获逃跑的浙西溃兵,保住了浙西三州的安宁,他们转而又为淮南节度使汤章威唱起了赞歌。

韦庄组织了十万民兵来到浙西,从中原过来的流民,也被送到了浙西三州,帮助修复那些被战火摧残的土地。

汤章威带兵包围了杭州城,临安县石镜都、余杭县清平都、于潜县于潜都、盐官县盐官都、新城县武安都、唐山县唐山都、富阳县富春都、龙泉县龙泉都在七万大军的包围下岌岌可危。

石镜都副将钱镠鼓励部下,与淮南军马作战。奈何白存孝所部骑兵骁勇善战,韦由基用火药屡破钱镠所部。

两万余人的八都兵,在淮南军马的打击下,只剩下了不到万人。

钱镠仍然不肯投降,他带兵力战淮南兵,双方一日激战十余次,白存孝数次包围钱镠,但是都让他逃脱了。

越州观察使刘汉宏率兵以援救董昌之名,命其弟刘汉宥与都虞候辛约进驻西陵。

董昌在城内气得发抖,他说:“刘汉宏乃是一个反复无常的小人,他屡叛朝廷,周宝向他求救,他都不肯出兵,这次他前来难道是来救我的吗?不是,他是想吞并杭州来了。”

汤章威召集了五万淮南民兵,号淮南铁军,人人手拿砍刀,伐光了杭州萧山的树木,打造了许多巨大的攻城锤和攻城塔。

每日,汤章威万箭齐发,向那守城的官兵射去。

巨大的抛石机,树立在杭州城外,巨石呼啸而来,让杭州城内的军民胆战心惊。

只要杭州守军一露头,迎接他们就是淮南军的利箭。

汤章威派人向杭州刺史董昌招相降,岂料这董昌凹了一回造型。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

杭州刺史董昌居然破罐子破摔,他居然对汤章威派来的使者说:“杭州只有断头刺史,没有投降刺史。这话说得大气凛然,却让杭州翘首以盼和平的百姓吃了大亏。”

汤章威对着部下说:“我已经给董昌机会,这个混蛋却顽固的拒绝了和平。为了替天下讨不法,我不得不攻城。”

五百陷阵营的士兵,以及八千勇士扛着云梯,开始向杭州城发起攻击。另外,三万大军作为后备团队,守候在后方。

其余大军,一部包围着钱镠,一部防备着越州观察使刘汉宏的七万兵马。

杭州刺史董昌见淮南兵将冒死攻城,他说:“淮南群丑的死期到了,我让你们尝尝我秘密武器的厉害。”所谓秘密武器就是猛火油,这猛火油是类似希腊火一样的武器,用柜子里装着可以喷出近五十米。

杭州刺史董昌亲自率领士兵,用猛火油向淮南士兵发射。

淮南大军陷阵营头领杨行密差点被烧死,陷阵营的伍长高霸和张神剑当场毙命。

董昌之所以不投降,就是以为自己能靠着猛火油这种秘密武器防守住杭州城。

其实,这种武器在西域地区和长安城经常使用,不过它的威力太大,费用高昂,所以才没有大规模推广。

当年,突厥铁骑和安禄山的叛军受到过这种武器的袭击,现在轮到了汤章威。

猛火油的进攻,让陷阵营死亡了两百多名勇士。

其实,汤章威早就准备好了希腊火,他的部下按照猛火油的配方,加上东罗马人和阿拉伯人的房子,他在幽州就配制了希腊火。但是,考虑到这种火不容易扑灭,他想拿到一个完整的杭州,就一直没有使用。

现在,汤章威见部下伤亡惨重,不得不用希腊火来还击董昌了。

如果单从工艺水准上来说,猛火油的制造,要比希腊火复杂。

但是,希腊火的使用有着近五百年的历史,猛火油不过三百年。

汤章威将三百架投石机上装上了满载希腊火的陶罐,同时一万名弓箭手和弩手们,用浸染了希腊火的小布条。

随着汤章威一声令下,万箭齐发。坚守在城墙上的八都兵们纷纷葬身火海,两千多个希腊火陶罐依次投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