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方寻咽了咽喉咙,“我们……睡……一间房?”

“怎么了?”

秋意寒眨巴着美眸,“很奇怪吗?”

“不……不是……”

方寻咧嘴一笑,“你要是不介意,那我自然不介意。”

秋意寒俏脸微微一红,眼神有些躲闪,“方寻,我们睡在一起可以,但你可不要乱来哦,我,我还没准备好。”

方寻伸手在女人额头上轻轻弹了一下,笑着道:“你的脑袋瓜子在想什么呢?我又没说要乱来,我说的睡觉,就是很单纯的睡觉而已啊!”

“你……你欺负人!”

秋意寒的一张脸更红了,而且还有点发烫。

“我哪有欺负人啊!”

方寻摊了摊手,一脸无辜,“我的意思真的只是纯睡觉,是你想多了啊!”

晴空下的清纯美女

“大坏蛋!”

秋意寒气呼呼地踩了方寻一脚,然后赶紧冲进了房间,“砰”的一声关上了门,而且还反锁上了。

方寻看着关闭的房门,哭笑不得地道:“意寒,你不是说咱们要睡一间房吗?那你现在把门关了是几个意思?”

“你先在客厅待一会儿,等我洗完澡你再进来。”

房间里传出秋意寒的声音。

“好吧……”

方寻无奈地回了句。

自己如此纯良正直,哪里像坏人了?

可女人怎么防自己像防贼一样?

女人心,海底针,自己还是别多去揣摩了。

方寻点上了一根烟,看了眼自己赤着的上半身,以及在战斗中打得破破烂烂的裤子,苦笑着摇了摇头。

虽然施展“神魔九变”中的“霸体”,自己的力量的确能增强很多,但因为体型发生变化,所以衣服总是会被撑爆。

难道说“神魔九变”越是修炼到后面,自己的体型会变得越来越庞大?

到时候不会真的变成一个巨人吧?

应该不会吧?

要真是如此,那师父为什么说“神魔九变”是迄今为止最强大的炼体功法?

算了,还是先别想这么多了,还是继续往后面修炼看看。

方寻长吐一口烟,掐灭了烟头,然后给伊藤百合子打了个电话,让她上来一趟。

没过几分钟,门铃声就响了起来。

方寻走过去,打开了门。

只见,身穿黑色制服,双腿裹着黑丝,身材婀娜的伊藤百合子正站在门口。

伊藤百合子微微低着头,问道:“方董……您……您找我有事吗?”

“伊藤经理,你别紧张,抬起头来跟我说话。”方寻道。

伊藤百合子深呼吸一口气,然后抬起了头。

“嗯?”

方寻愣了一下,“你的脸怎么这么红,是发烧了吗?”

“没……没……”

伊藤百合子连连摇头。

“哦,那就好。”

方寻点点头,而后道:“对了,伊藤经理,我找你上来,是想请你帮个忙。”

“方董您说!”

伊藤百合子好似豁出去一样,说道:“您不管让我做什么,我都不会拒绝,我已经做好了准备!”

“哈?”

方寻一脸莫名其妙,“做好准备?准备什么?”

伊藤百合子悠悠地看着方寻,“您不是让我来陪您……”

“打住!”

方寻赶紧喊停,摇头笑道:“伊藤经理,你想多了,我让你上来,只是想让你帮我去准备一套换洗的衣服。”

“啊?!”

伊藤百合子顿时就愣住了,“就这事?”

“不然呢?”

方寻耸了耸肩。

“哦哦!”

伊藤百合子点点头,好似松了口气,“方董,您需要什么样式的衣服,尺码是多少,我立马帮您去准备。”

“好,那就麻烦你了。”

方寻微微一笑,然后将自己的需求和衣服尺码说给了伊藤百合子听。

伊藤百合子记录下来后,这才离开。

不得不说,伊藤百合子的效率着实很高,不过一个小时,她就把衣服送来了。

当方寻提着包装袋进客厅的时候,就听到房门解锁的声音。

方寻笑了笑,看来,秋意寒应该已经洗完澡了。

于是,方寻提着换洗的衣服,轻手轻脚地走进了房间,

一进房间,就看到,床头灯开着,而女人已经睡下了,还用被子蒙住了自己的头。

方寻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进了浴室。

洗完澡后,方寻便爬上了床,躺在了秋意寒旁边。

方寻能明显感觉到,自己上床后,女人的呼吸有些急促,显然很紧张。

“意寒,你不用紧张,你要是没准备好,我是不会碰你的。”

方寻双手撑在脑后,望着天花板,柔声道。

秋意寒轻轻“嗯”了一声。

方寻轻轻叹了口气,继续道:“意寒,有件事我想跟你坦白。”

“什么事?”

秋意寒背对着方寻,问了句。

“其实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方寻艰难地说了句。

“是慕姐吗?”

秋意寒问道。

“是的。”

方寻点点头,而后继续道:“除了慕姐,还有苏贝贝。”

“苏贝贝?”

秋意寒愣了一下,“苏贝贝又是谁?我见过她吗?”

“苏贝贝是个大明星,你们应该没见过。”方寻回道。

“所以,你想说什么?”秋意寒问道。

方寻长吁一口气,“我只是不想欺骗你,想告诉你事实。

你说我渣男也好,说我是个花心大萝卜也罢,我都认了。

我告诉你这些,只是想让你考虑清楚,你可以反悔。

毕竟,你很优秀,你值得拥有更好的。”

“你以为告诉我这些,我就会放手吗?不会的,我是不会放手的。

其实我早就知道,你肯定不会只有我一个女人,在我向你表白的之前,我就已经想好了。

不管你有没有其他女人,我都想要跟你在一起。

也许会有人说我傻,但我就想做这个傻子。

你注定不是一个平凡的人,未来,或许还有很多像我、像慕姐、像苏贝贝那样的傻女人愿意跟着你。

我也没想过找你要什么名分,我只是希望,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能出现在我身边,给我一份温柔……”

方寻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却终究只是说了一句“对不起”。

“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你也没有对不起我的地方。

这都是我自己的选择,我无怨无悔。”

“哎……”

方寻深深地叹了口气。

房间里陷入了长长的沉默。

足足安静了十来分钟,方寻这才说道:“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去见樱花国剑神,也不知道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事。”

秋意寒只是轻轻“嗯”了一声。

良久后,秋意寒缓缓转过了身,就看到方寻已经睡着了。

秋意寒擦掉了眼角的一滴泪水,然后紧紧地抱住了男人,生怕男人下一秒就会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