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胖子找峰主是想告诉他,掌门来凝血峰结界楼了,似乎有什么目的。至于九冰寒蟾丢失的事,金胖子不准备提及,因为他不傻。

恰好峰主也要找自己,只是不知道什么事情,开始以为自己又走运了,但当峰主传递信息要求自己来血龙河见面的时候,金胖子意识到自己错了,因为他知道血龙河是什么地方。

但是他还是来了,因为是峰主的命令,不来也得来,就算是送死。

一个不能操控别人命运的人,就只能被那个人操控,这是很不情愿又很无奈的事。

看到这道黑影,金胖子向着着影子相反的方向看去,满目殷红的色彩。

夕阳下,一个高大伟岸的身形矗立在血龙河河岸,血龙河狭小弯曲,一点不壮阔,但是这个身形却是十分高大,在金胖子的眼中仿佛就是一座巍峨的山峰,自己高不可攀,随时都会掉下一块巨石砸死自己。

那是峰主肖俏郎,金胖子看到峰主,心里瞬间平衡了一些。因为自己看到了血龙河,他也一定看到了。

血龙河很邪恶,但也很公平,无论是普通的修士弟子还是山门至尊,只要是看到了它河水的人,下场就只有一个,都会莫名其妙的死去。

自己如果死了,峰主自然也不会幸免,能和凝血峰大名鼎鼎的峰主一起死,嘿嘿!倒也活得值了。看到峰主的那一刻,金胖子竟然有些幸灾乐祸!

金胖子脚步没停,在古老殷红如血的河道上,绕过一块块殷红的河卵石走着,残阳如血,他白净的胖脸上满是汗水,反射着夕阳血红色的光芒,星星点点。

他脸色也是红色的,红得炽烈,好比夕阳殷红的色彩,事实上金胖子整个人都是红色的,大红道袍是所有凝血峰修士共同的衣着,所以他整个人看起来都是红的。

如果他不动,似乎感觉不到他的存在,因为在同样红色的世界里,颜色的深浅并不矛盾。但他在动,所以和周围的殷红色彩明显有着不同。

花夏时感受清凉夏季的纯真女郎

古老河道,夕阳下殷红的色彩只有苍浑的味道,但是金胖子身上却有一种错误的味道,这种味道是动的味道,是呼吸的味道,是活着的味道。这和古老苍浑的古河道,和殷红如血的血龙河很不协调。

金胖子没发现这个特点,但是峰主替他发现了。所以峰主肖俏郎深思深思熟虑后,决定应该为金胖子做点什么,这样自己才能真正高枕无忧!

活人再贴心终究是活人,活人最可怕的就是活人有思想,有思想的人是最不让人放心的。为了放心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让活人变成死人。

但是人死了,就会倒下,一个大活人凭空就没了,就会多出许多猜疑。

这样的问题在峰主肖俏郎,其实是欧阳浪龙的脑子里缱绻了许久,后来终于想到了活死人的方法,这个方法很绝妙。人在呼吸,但是没有思想,一切都会受自己的操控行动。

试想一个我没有思想的人,随便受自己操控,那是多理想的事!欧阳浪龙一想都觉得兴奋。

活血尸!是的,将这个金胖子变成活血尸。正好他膘肥肉厚,经脉血源浑然天成,需要做的只是诛杀掉他的元神,然后植入尸启,然后不停的给他喂食丹药,再让他没日没夜的修炼。这样,它不仅是自己忠实的奴隶,更是一个杀人的利器。

他修炼的功法不在受阳元和精神承受力的仙志,短时间内就会突飞猛进。

金胖子还在一步步的走着,距离峰主不到百丈的距离了,但速度还在不断加快,身形在夕阳下越来越高大。不过欧阳浪龙矗立在雪龙河岸,却是一寸未动。

欧阳浪龙喜欢对方主动送死的感觉,看着对方一步步走来,欧阳浪龙感觉这个世界简直就攥在自己手心里那么惬意,如果自己愿意,随时都可以让任何一个人死!这种感觉令他兴奋,他双目中闪烁着殷红的色彩,殷红的色彩底部泛着漆黑的烟雾,这是他兴奋时的目光。

金胖子其实很疑惑,如果说诛杀自己,是因为自己发现了峰主和那个寒蟾国皇帝之间的关系,峰主是为了杀人灭口。但是令人不解的是,峰主自己为什么也来到此处自寻死路!这实在没道理。

当说不通的时候,金胖子突然心中一亮,想到峰主一定是有破除血龙河死亡魔咒办法了,否则一个不想死也没必要死的人不会来到这里。因为他有选择活的实力!

这样想着,所以金胖子的步伐放快了。既然峰主有办法看到血龙河不死,那么自己就有机会不死,因为自己对峰主有用,一个有利用价值的人在对方眼中应该有活的机会。

自己真是聪明,金胖子对自己灵活的大脑袋一百个满意,否则也不会在结界楼养成这一身肥肉。

“呵呵,你来了,本峰主果真没看错人,敢来血龙河的人都是不怕死的人。只有这样的人,本峰主才看得起!这个给你,这叫血龙草,吃下它,你就不怕血龙河的水了!

”欧阳浪龙抛给离自己不到两丈距离时停下脚步的金胖子一束碧绿的灵草,笑着说道。

金胖子审视着手中翠色莹莹的灵草,灵草尖端一朵小花儿,四片莹莹的花瓣儿,一瓣儿似泪,一瓣儿似似心,另外两瓣儿死手掌,很美,而且散发着无比诱人的芳香。

金胖子看了一眼峰主,然后就抛进嘴里一阵狂嚼,继而咽到了肚子里。然后还似乎意犹未尽,舔了舔嘴唇。看来血龙草的味道不错。

对于这颗灵草,金胖子丝毫没有怀疑峰主的诚心和好意,因为他自信自己是峰主曾经的功臣,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会是,所以正如自己猜测的那样峰主不会让自己死。

金胖子沾沾自喜,认为自己聪明绝顶。

“哈哈!多谢峰主,想不到峰主如此神通,竟然有办法对付这可恶的血龙河!弟子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金胖子爽笑着吹捧道。

“嗯!?”听到金胖子说血龙河可恶,欧阳浪龙眉头一皱,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眸中神色冷凝。不过旋即又恢复了原来的色彩,淡淡问道:“听说你找我有事,不知道是什么事啊?”欧阳浪龙说话的语气有些漫不经心。

金胖子闻言,察觉到对方的语气不对,偷瞥之下感觉到对方脸色也不大好,瞬间感觉到自己说错话了,赶紧说道:“峰主真是好雅兴,来到如此雄浑壮阔的地方,弟子能够有幸前来真是荣幸之至!弟子来时想告诉,掌门上午来过咱们结界楼了,而且还一再叮嘱我们小心结界的安全!”

“哦!就这些?就没点别的?比如说,掌门提到九冰寒蟾和寒蟾国皇帝什么的?”欧阳浪龙叹息一声后,说道。

“这?”金胖子不由脸色一红,发现峰主其实一直是在监视结界楼的,只是自己没注意过,只好一五一十把掌门柳牵浪来到凝血峰结界楼以及石武的表现说了一遍。

“嗯!这还差不多,不妨告诉你,在整个凝血峰,任何一个角落都不会逃过我的视线范围的,包括石武偷了你的九冰寒蟾,然后自以为诡异的逃到了太苍峰告密去了。你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吗?他死了,就是现在,在你站在这里的同时,石武已经是一个死人了!是我派人杀死的!凡是和我作对的人都得死!包括那个掌门柳牵浪!”欧阳浪龙说得一字一顿,双目射出冰锥一般的阴冷目光。

一股寒冷潇煞的气息顿时向金胖子袭来,听到石武死了,金胖子打了个寒战,然后立刻知道了自己的下场。

“峰主让我来……”金胖子不由自主的问道,问到一半,发现简直是多余。

所以他蓦然一转身,然后身形一晃,便电射一般向古老的河道殷红色彩的世界深处射去了,希望古老的河道苍浑的胸怀能够容纳他肥胖的身躯。

然而他错了,这古老的河道其实比欧阳浪龙更加嗜血,它只喜欢死亡的味道,否则它就不会是殷红的色彩。

金胖子转眼已经射出千丈之外,但欧阳浪龙竟然动都没动,因为他没必要动,该动的时候,他已经动了,片刻后就看到金胖子木偶一般自己走了回来。

走回来的金胖子浑身赤红,殷红如血,无论是四肢,还是颈部,脸上,全身皆然。他双目无神,大嘴空洞的张着。

“哈哈!蠢材,我说过的,给你吃的是血龙草,血龙草怎么会是翠绿色的?”欧阳浪龙冷笑着,然后,随手向金胖子嘴里抛进一颗黑色的药丸。

不久后金胖子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脸色如初,只是木讷的站着,脸上缺少了灵活的表情。

“呵呵,回去吧,记着认真当值!金特使!”欧阳浪龙看着木讷的金胖子满意的说道。

“是!”金胖子恭敬的答道,然后直挺挺的跃入了天宇,片刻后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