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天前。

佐乌。

山治一脸平淡道:“如果光是交出凯撒就可以应付就好了。”

“你说啥米?!”

乔巴也道:“路飞之前可是挑战毕古麻姆来着,我们还打坏了他们的船。”

这时,凯撒凑到山治耳边小声道:“喂,黑足,要不咱们联手干掉那两个干部吧。”

山治没有理他,而是说道:“娜美小姐,你们留在这里,布鲁克你跟我来。”

于是山治和布鲁克两个就被波克慕斯和卡彭叫了出去。

鲸鱼森林中。

山治率先开口:“有事吗?毕古麻姆海贼团?你们现在最好老实点,这个岛屿的人现在已经身心俱疲了。”

没想到,波克慕斯凑了上来:“其实我只想表达对你的感谢,嘎嗷!我也没想到我的故乡会遭到如此变故,我对你们感激涕零。按照麻麻下达的命令,我们必须把凯撒抓回去,同时还要将挑起事端的你们草帽一伙儿彻底消灭。但事到如今管不了那么多了,就算是任务失败吧,只要把凯撒交给我们就好了,我到时候就说草帽一伙儿跑掉了。”

卡彭一听顿时不乐意了:“喂!波克慕斯你是认真的吗?不要把私情带进任务中啊!”

超清纯可爱美女生活照 嘟小嘴卖萌可爱迷人

波克慕斯高声反驳道:“闭嘴,你这个新来的!这里所有的责任由我来承担!面对就自己朋友和家人与水火之中的大恩人我可下不了手啊!”

“没用的混账!”卡彭说着,掏出一支手枪,直接对波克慕斯扣动了扳机。

山治和布鲁克两个见状大惊:“哎?居然从背后对着伙伴开枪?!”

打倒了波克慕斯,卡彭说道:“哼!再怎么说你也是个小有名气的海贼,居然会因为这种无聊的私情变得如此的不中用!他是指望不上了,就由我来亲自下手吧!”

“出来吧!”

接着他大喝一声发动了果实能力,从肚子中跑出许多手持枪械的人,将山治和布鲁克团团围住。

随之,卡彭的脸色沉下来:“投降吧,这兵力上的差距你们望尘莫及!你们应该听说过我吧?毕竟我和你们的船长可都是‘极恶世代’。”

山治到现在还没有搞清楚:“这家伙究竟是什么能力啊?肚子里居然能跑出人来?”

超人系坚城果实,能力者的身体内部就像一座城堡,可以将自己的手下、马匹、炮火变成迷你形态藏在身体里。也可以对外界直接输出火力。

布鲁克也说道:“我刚才就看到他手心里出现了好像小人一样的东西,原来那不是错觉啊!”

卡彭点上一支雪茄:“刚才我还没有动用炮火,我不想引起骚动。我们也同样不希望把事情闹大!万一毛皮族被引来,他们肯定会站在你们这一边。我知道它们有着很强的战斗力,威特,把他们带过来吧!”

“哎?”

随之只见卡彭的手下押上来两个人。

是乔巴和娜美。

娜美一脸愧疚之色:“对,对不起,没听你的吩咐躲好,因为实在放心不下!”

乔巴和娜美也差不多的表情:“抱歉,我们以为敌人只有两个人,所以想来当个帮手。”

他们两个被那些手下围住,枪口都朝着他们。

“娜美桑!乔巴!”

不光是他们两个,凯撒也被抓住了,被他们用海楼石的手铐铐上了。

卡彭微微一笑:“好的,这下子‘演员’都到了,站着说话太煞风景了,不如到我的城堡里坐坐吧!”

于是,卡彭将几人‘请’进了自己身体内的城堡中。

城堡比他们想象的要大,大厅中间摆着一张长桌,中间点着蜡烛。

卡彭和山治对面而坐,娜美、乔巴、凯撒则是作为人质被绑在一边。

让众人想不到的是,卡彭本身居然能进到自己的城堡中。

卡彭对众人道:“各位的肚子饿吗?”

山治点上一支烟:“这个你不需要操心。”

“拿点红酒来如何?”

“不需要!你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手下也为卡彭点上一支雪茄,他说道:“真是个没有耐心的男人啊。跟我们一周前在海上碰面那时比,情况已经多少有了些变化,我这里有一张请柬,是关于麻麻茶话会的,这次的重头戏是婚礼…”

卡彭说着,磕了磕烟灰,“新郎是文斯莫克家的第三子山治,新娘则是夏洛特家族第三十五个女儿,布琳!”

“啥?”

“在茶话会上,举办山治的婚礼?!”乔巴和娜美两个感到十分震惊。

“请收下你的请柬吧!”卡彭说着,将一张精致的卡片递了上去。

山治的脸色沉了下来:“事到如今为什么突然——”

卡彭一点也不客气:“你自己家的事问我有屁用。”

布鲁克似乎也不太敢相信:“文,文斯莫克的姓氏?听到这个姓我后背发凉啊,不,应该不是的吧?”

山治拿过请柬,却直接将其放在蜡烛上烧了。

娜美不由得问道:“山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乔巴:“你要结婚了吗?”

山治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是谁擅自作出这个决定的?”

卡彭回答道:“当然是你的家人了,文斯莫克家族的小鬼还真是没教养啊!”

这时候,娜美好像想到了什么:“我们明明是在东海和山治相遇,但是他的出生地却在北海,当时确实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布鲁克接茬儿道:“对,问题就在这里,那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啊,娜美小姐,从北海到东海必须要翻越红土大陆。这可不是简单的搬迁就能做到的,简直就是大航海啊。山治的童年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凯撒也说道:“还有一点,夏洛特就是毕古麻姆的姓氏啊,那个小子要和毕古麻姆的女儿结婚吗?”

乔巴也是一阵惊愕:“哎哎?难道山治要变成四皇的家人了?”

凯撒道:“你们的伙伴要是真的结下这门亲事,你们也就顺理成章的加入毕古麻姆的旗下了啊!”

“哎?!”一听这个,乔巴的眼珠子都快飞了出来。

山治一脸严肃:“少在那里自说自话了,我可没有参加这种茶话会的义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