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忠信在忠信公司开了一天的会,中午饭都是在会议室大家吃的盒饭。

到了下午四点半的时候,李忠信感觉到累了,事情也是说得差不多了,于是,他开口说道:“今天的会呢!就开到这里,我和大家说了这么多的事情,大家回去以后都总结一下,今天的会议记录要做出来,到时候大家在一起再看一看,看一看有什么地方需要补充或者是有问题的。

晚上呢!我回家里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就由王总带大家一起吃个饭,等这两天我把事情捋顺了以后,我会找大家再单独谈这几个方面的问题的。

如果大家没有其他的问题要说,那就散会。”

李忠信坐了一白天,感觉到身体疲累,而且他觉得,和这些人在一起吃饭,他也不喝酒,反倒是扫了众人的兴。

与其去郁闷地陪他们吃吃喝喝,真就不如回家在家里吃一口家里面的饭菜了,他还记得,早上离开家的时候,母亲告诉他晚上要回家吃饭的。

李忠信看到众人都没有什么说的,便和众人匆匆告辞,并迅速离开了公司,坐着封半山的车很快就回了家。

“哟,老爸今天行啊!居然弄了这么多的菜。都是我喜欢的,看上去就带劲。”李忠信进屋以后,看到桌子上放了足有六个菜,而且都是他喜欢吃的,他立刻幸福地说了起来。

“昨天吃的打卤面,今天晚上给你改善改善伙食,你也是快要回哈市那边上课了,慰劳慰劳你。”李尚勇笑眯眯地对李忠信说了起来,看李忠信的眼神当中也是多出了很多慈爱。

看到儿子喜欢自己做的菜,李尚勇好没油地感觉到一阵高兴。

“难道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咋还这么疼儿子了?不是儿子回来以后就连打带骂的了?”王雅清看到李尚勇的那种做派,嘴巴微微一撇,鄙夷地说了起来。

王雅清心中清楚得很,一早上的时候,她还和李尚勇说晚上弄一些好吃的给儿子。

超凡脱俗灵气美女如轻风拂面唯美轻盈写真

她觉得,儿子回来过一段时间就要去上学了,怎么也给孩子弄一些好印象,家里面现在不差钱,给儿子做点好吃的,到时候儿子在哈市那边也能够惦记他们两个人。

当时李尚勇就变脸了,说什么要弄的话,你就去买菜,给儿子弄就完了。

等她回到家里以后,却是发现李尚勇弄了一桌子菜,而且都是儿子喜欢吃的东西,她顿时就明白了,这李尚勇白天应该是出去做什么事情了,而且是沾了儿子的光,要不然的话,就是得需要儿子帮助做什么事情了。

要不然的话,按照李尚勇的脾气,他是绝对不会弄这么一桌子好菜慰劳儿子的。

“你不都说了吗?儿子再过几天就要回哈市那边上学去了,我们应该给儿子弄一些好吃的,你事情咋那么多呢?儿子,快去洗手,洗完手咱们就开饭。”李尚勇歪着脑袋瞪了王雅清一眼,不悦地对王雅清说完,转头笑容满面地对李忠信又说了一句。

李忠信是聪明人,从他父母的对话当中,他已经是品味出来了什么东西,不过呢!李忠信却是知道,父亲平日里说不惯孩子,可是,到了真章的时候,一点也不比母亲差。

小时候的时候,李忠信想吃什么东西了,如果两三天没有做,第四天的时候,李尚勇绝对早早地给李忠信做好。

只不过李尚勇作为父亲,一直要保持着他那种所谓的威严,保持他那个所谓的面子,无论到什么时候,那都得是李忠信的老子。

李忠信到洗手间洗了手回到饭桌以后,看到父母都没有做声,变开口说道:“您们两位怎么了,开饭呗!”

李忠信说完以后,便拿起筷子大口地吃了起来。

李忠信能够感觉到,他刚刚去洗手的时候,父亲和母亲妥协了什么,或者是说了什么,要不然的话,绝对不会如此安静。

李尚勇做的菜有四个热菜两个凉菜,基本上都是李忠信爱吃的,特别是酱焖茄子,李忠信吃得很是过瘾。

李忠信十分清楚,在外面,很少能够吃到和父亲做法一样的家常酱焖茄子,就是吃到了酱焖茄子,也没有父亲做的这种味道。

“忠信啊!今天你们公司的那个赵媛媛领我去你说的那两个地方看地皮了,那两个地方都不错,特别是编织厂那边的那块地皮,我挺满意的,我回去和厂子里面的其他领导说了这个事情,他们也到那边看了一圈,都觉得那个地方可以。

而且,价格方面也算公道。不过呢!你也是知道,家具一厂的效益一般,那个地皮的价格,能不能给我们厂子降下来一些呢?

如果这个价格降不下来,那就在建筑方面给我们一些优惠。”李尚勇看到李忠信吃得差不多了,微微思索了一下,开口问起了李忠信。

对于李忠信说的编织厂的那个地皮,李尚勇还是比较满意的,因为赵媛媛也说了,今后那个地方除了家具厂盖的两栋家属楼之外,还有一个忠信连锁超市,另外的地方,则是忠信公司的家属房,也就是说,那个地方只要是他们厂子要下来了,基本上都会满意那样的一种地方。

他和厂子里的人说了,这个地皮是忠信公司转让给他们的,价格方面,基本上算是比较低的了,可是,他的同事们却希望他能够和忠信公司再谈一谈,看看能不能再低上一些。

哪怕是地价不能低了,也要在建筑方面谈下来一些。

江城这边,现在忠信建筑公司的口碑最好,只要是忠信建筑公司盖起来的大楼,都是最高质量的,就没有听谁说过忠信建筑公司盖的楼有不好的。

李尚勇觉得,忠信公司都是李忠信的,李忠信也不差那么一点点的钱,给外面一捐款都是上亿的,给他们家具一厂一些好处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所以,在厂子里面的领导和他说完以后,他问起了李忠信。

ttshuo